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教育

强者恒强第一百零三章桃符劫杀

发布时间:2020-01-20 13:33:24

强者恒强 第一百零三章:桃符、劫杀!

有一种凝而不散的无形气场,环绕在武僧身边。这气场甚至形成了一股旋风,吹拂着武僧周身,使得他身上麻衣飘卷不定,衣角猎猎作响。

昨夜在海上,赵鹏曾经远远的看过这武僧几眼,只觉得武僧的眼神格外凌厉,却因为相隔数百米,加上夜色模糊,难以看清楚武僧的面容。

如今武僧近在眼前,赵鹏已是能将武僧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

这武僧简直俊美到了极diǎn!

武僧皮肤并不白皙,反而因为长时间的苦行僧生活,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日晒雨淋,使得皮肤呈现出一种古铜色。可在这古铜色当中,却隐隐焕发出一种犹若明玉的光芒,使得武僧整个面相看起来,竟是面如冠玉!

除此之外,武僧露出于麻衣之外的手掌与手指,也是十分的修长,有着一种十分别样却又十分阴柔的美感。

阴柔!

确实有几分阴柔。

不过,武僧头上只有一寸来长的头发,短戟一样竖的笔直……这个发型,替武僧平添了不少刚阳之气。

整体看来,这武僧身上有一种十分矛盾十分独特的美感。

******大唐黑市历史悠久,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千年前。

千年以来,没人敢坏了大唐黑市的规矩。跪求百独黑*岩*閣

也不会有武僧突然出现在客栈里,闯入别人居住的客房当中。

唯独赵鹏,突然间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怎能不惊讶?

赵鹏将武僧的相貌急速扫视了一眼之后,立即翻身床,凝视着武僧。

若是旁人,此情此景之,免不得要问一声“阁为何要闯入我房中”。可赵鹏却不言不语,脸上见不到一丝怒意,神色沉静如水,看上去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实际上在赵鹏内心深处,已经掀起了滔天杀机。

武道世间,早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在别人修炼之时,除了最亲近之人以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妄自靠近。

武僧在赵鹏修炼之时出现在房间里,已是犯了武道世间的大忌讳!

若非赵鹏深知武僧实力强横,只怕他早已动手,施展出武道秘法,不顾一切杀向武僧,瞬间就要将武僧当场斩杀。

如今,双方实力差距太远,赵鹏唯有静观其变。

“赵家之人?”

武僧见赵鹏不开口,当先问道:“白虎赵家?”

赵鹏默不作声。

不説话,便是默认了。

这武僧正常説话之时的声音十分柔和,与昨夜站在桅杆dǐng端怒吼之时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武僧见赵鹏不説话,又道:“大唐黑市早有规矩,任何人不可随意闯入别人房间之内。这规矩不仅对你们有用,对我也一样有效。”

赵鹏神色一疑,没想到武僧竟会如此説。

武僧説道:“你既然是赵家之人,你我便是故人。我来到你这间客房当中,只算是故人来访,算不得妄自闯入。”

故人?

赵鹏深吸一口气,心中疑惑更多。

对于故人一词,赵鹏并非是第一次遇到。

当初殿无双骑着烈焰飞骑,出现在赵家大院门口的时候,开口就説她是赵烈的故人。

如今,这武僧也説是故人,他到底是谁的故人?

“你修炼之时,头dǐng悬浮着一团白虎虚影,这是修炼赵家功法之时,聚气成相显现出来的虎影,我认得出来。其他人修炼有关于虎形的功诀之时,就算头dǐng浮现出虎影,就算那虎影是一只白虎,也不会像你赵家白虎一样,隐隐蕴藏着着一种震慑天地的大气象。”

武僧站在房间正中央,周身气流旋转衣袂飘飘,可他的身躯却纹丝不动,就连脸上表情,也是没有任何变化,只有嘴唇微微张开,説出一段话语,“我今日来此找你,本来只是想在近处看一看你。”

赵鹏依旧不説话,只在心中想道:“只想看一看我?为什么要看我?”

正在疑惑之时,赵鹏又听到武僧説道:“我本来是想看你一眼就走,却没有料到,你修炼的赵家功法,和我以前所见到的赵家功法,似乎隐隐约约有所不同。于是,我才故意显露出身形,泄露出身上气息,将你惊醒。”

功法不同!

赵鹏神色依旧不变,可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想道:“我修炼的功法,叫做白虎独尊诀,是从赵家祖庭当中,得来的远古功法。这功法与赵家其他人修炼的白虎震荒诀只相差了两个字,甚至连修炼方式也大同xiǎo异,可修炼难度与修炼效果,比起白湖镇环境却不知高出了多少倍!这武僧到底有多高的实力,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我修炼的功法与白虎震荒诀有所不同?”

沉默良久之后,赵鹏终于开口説话,他説道:“我赵家的白虎震荒诀,源自于远古之时,最是精妙不凡。阁虽然实力高深,却不是我赵家之人,阁又怎么知道我赵家远古功法的玄妙之处?”

武僧面色不变,神态犹若顽石,説道:“我见过赵烈修炼白虎震荒诀,他头dǐng显现的虽然也是一只白虎影像,却远不及你。他头dǐng显现出的白虎虽然气象不凡,有一种百兽之王的皇者风范。可你头dǐng显现出的白虎,却有一种淡淡的神圣威仪,就仿佛是远古传説中四大神兽当中的白虎,虎眸中有着无限锋芒……”

原来是赵烈的故人!

果然,又是赵烈的故人。

这一刻间,赵鹏对于当初在赵家所受到的冷眼鄙视冷嘲热讽,有了更深的了解。

正因为赵烈是如此的卓尔不凡,正因为当初他赵鹏是如此的废物不堪,赵家之人才会如此恨铁不成钢……

赵鹏淡淡的説道:“我天赋更强。”

武僧问道:“赵烈与我説,他有着五星天赋,你是几星?”

赵鹏説道:“不知道。”

武僧神色无悲无喜,面容犹若石像,问道:“为何不知道?”

赵鹏説道:“我赵家测试武道天赋的九星命台,都被我测炸了,我又怎知我到底是几星天赋?”

九星命台都炸了!

武僧终于动容,古井不波的脸上出现一抹惊容,慨然説道:“我知道你赵家的九星命台是远古之物,我也曾经在九星命台之上测试过武道天赋。像这等远古之时传来东西,本就是一件坚不可摧的宝物,怎会因你测试武道天赋而炸裂?”

赵鹏説道:“你若不信,你可以亲自去我赵家看一看。”

他这些话语,都不是虚言。

常言道,逢人只説三分话,不可抛出一片心。

赵鹏与武僧并不熟识,如今却直接将九星命台炸裂之事説给了武僧听。并非是赵鹏脑子太差,心里头守不住秘密,而是事到如今,这件事情已经算不得什么大秘密,毕竟赵鹏开启玄窍修炼至玄者境界一事,迟早会因为与人搏杀而被人知晓,那么他武道天赋举世卓绝之事,也会因此而传遍四方。

武僧沉默良久,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xiǎo的木牌,摆在桌上,説道:“你我初次见面,本该送你一些珍奇之物,只是我事先并不知你会来到大唐黑市。如今这一张桃符,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桃符。

这肯定是一张桃符。

因为在桃符出现的一瞬间,赵鹏已是闻到了桃木的香气。

赵鹏早在藏经楼博览群书之时,就知道这武道世间里,不只有丹药兵器之类的东西,更有符箓存在。

符箓有很多种,可以将武道高手的秘法神通,刻录在符箓之上,与人对敌之时一旦将符箓施展出来,刻录在符箓上的秘法神通就会释放而出,轰杀敌人。

符箓十分少见,一则是每篆刻一块符箓,都要耗费制符之人许多精力,甚至会损伤制符之人的心神,难以恢复!二则是制造符箓的材料较为稀少,而且制造符箓的时间比较漫长。三则是制造符箓的成功率并不高,制造难度几乎能与炼制龙蛇淬体丹相比……

赵鹏看了一眼桃符,説道:“这礼物未免太重了。”

赵鹏虽不是那种拾金不昧的榆木脑袋,心中却谨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人生哲理,所以他虽对那张桃符很感兴趣,却并没有立即接受。

武僧问道:“你的相貌很像赵烈,你是不是他的后人?”

赵鹏diǎn了diǎn头。

武僧説道:“你可知道:长者赐不敢辞!”

赵鹏这才不再拒绝。

“在大唐黑市当中,我可以保你平安。不过,我有职责在身,要镇守在这座港口当中。等你离开黑市之后,我也管不到你的生死。这桃符你且带在身上,回去的路上或许能用得着。”

武僧再度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石像状态,説道:“你虽然在买卖丹药之时,伪装得很出色,可依旧会有人盯上你。”

赵鹏问道:“因为龙蛇淬体丹?”

“哪怕是炼守空,在炼制龙蛇淬体丹之时,一炉丹药最多也就能炼出二十来颗。我虽没有亲口吃过那些丹药,但我却看出来了,你卖出的那些丹药,似乎是同出一源,是同一炉炼制而出……”

武僧説道:“中土七国当中,炼守空号称丹王,炼丹实力冠绝天。可你们体现出来的炼丹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炼守空,怎会不引人注意?”

赵鹏diǎn了diǎn头,收起桃符,心中却想道:“这一次卖丹,我确实有些考虑不周。不过,武僧只説吸引别人注意力的是龙蛇淬体丹,而不是我身上携带的数百万两黄金。那就意味着,在黑市里进进出出之人,大多是不缺钱财之辈,而我缺少的正是钱财。若有机会,不妨多一些劫富济贫之事……”

劫富,指的是打劫那些土豪。

济贫,自然是周济赵鹏自己。

正当赵鹏沉思之时,武僧又説道:“丹王炼守空最是心胸狭窄,他怎能容得别人比他更强?此人在大唐黑市里早就布了眼线,只怕他已经是得到了消息。以他的性格,必定会速速赶赴大唐黑市,或是等候在出云港之外,只等你们离开大唐黑市,就会想方设法截杀你们。”

丹王炼守空!

此人竟是如此的xiǎo鸡肚肠!

赵鹏眼神一寒,猛地回想起燧天取火那一夜与炼守空的儿子炼兴那一场争斗,心中泛起浓浓杀机,想道:“我曾打断了炼兴的腿,这一次若真遇到了炼守空,必定是不死不休!”

重庆华肤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北城医院咨询电话
贵州有哪些癫痫专业医院
安庆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宜昌重点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