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旅游

一滴眼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4:21

1  伊算是个商界女强人,多年来经营着知名化妆品品牌的代理权,只是事业的成功并没有弥补爱情的失意,面对爱情,她的态度渐渐变得成熟冷郁。离婚多年来,她独自游荡过许多城市,灵魂也随之漂泊,依然没有找到停泊的港湾。她外表柔弱,内心却被磨砺得无比坚韧。前夫没有给她留下片言只语,只给她留下无尽的伤感。她也并不想念他,她想,也许分开对两个人都好。  在时间的齿轮下,她由一个甜美可人的少女,磨蚀成了一个淡漠无朝气的女人,她早已失去了出众的外表和清纯的内心。伊想,男人会嫌弃她渐老的容颜和不再窈窕的身材。  明的出现,给伊如同一片沙漠的感情世界带来了勃勃生机。明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现在和三岁的儿子亮亮生活在一起。这天,明约伊吃饭,并邀约她义结金兰的好友露一起前往。露俏皮地说:“好啊,只要你们不嫌弃我这个电灯泡。”  伊穿上天蓝色的套裙,透露出一种优雅脱俗的气质。脸上化了淡淡的妆,笑里带着甜蜜。晚上,她带着她的闺中密友露,三个人一起吃饭。  她看着桌上的糖醋排骨、清蒸桂花鱼、老火煲鸭汤、清炒豆苗……一阵欣喜涌起,他怎么知道她爱吃这些菜?难道他是她肚子里的一条蛔虫?  当他们温暖的眼神相遇,她的心底里涌现出一种相逢恨晚的感觉,这个面容英俊的男人,愈加令她感到久违了的柔情。  餐桌上,明伤感地说,多年前由于贫穷,妻子给他戴了绿帽,他为此离婚。  吃完饭,他神秘地从身后拿出他特意买给她的礼物:一套淡紫色睡衣。他怎么知道她紫色系?她的型号?他带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为她早已平淡的生活注入一股爱的清泉,久违了的幸福感环绕着她,她曾绝望地给自己的感情世界打上了封条,她将自己封存了多年的伤痕向他坦露。  他凌厉的爱的攻势,撞开了伊许久未曾开启的心扉,在她的心里泛起甜蜜的波纹。  他们刚一分离,他立刻给她打电话:“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曾经的失败令她不敢轻易地将真情流露:“我还不想太快做决定。”  “你并不需要决定什么,只要给我机会,让我陪伴在你的身边,一起慢慢体会幸福的滋味。”  “你并不美丽,可是,却令人依恋。你与那些年轻的女孩不同,你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魅力。”  她的心里,满是幸福的潮水在汹涌。  他们开始交往,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当他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奔向她,他又猜中了她的心思,他怎么知道她喜欢火红的玫瑰?  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她有些迷失了自我,她想,也许,他就是她下半生的依靠。他在阴暗中拨开了她花瓣一样的嘴唇,打开她封存许久的身体。爱情的熊熊烈火将她全身心地燃烧,在与他肉体的纠缠中点燃着她的激情。她的呼吸、她的肌肤如此符合他的需要,黑暗中,她的激情重新被唤起。他亲吻她的耳垂,她想,他连令她兴奋的方式都知道,耳垂正是她的兴奋点,他一次又一次地点燃着她的身体,他们紧紧抱着对方,一起在情欲的大海里翻涌。他们顺着迂回的天梯,逐渐达到顶峰。她努力地迎合着他的需要,让他尽兴,他们一样孤寂,彼此需要,只是她依然不能确定是否爱他。  当他们的身体分开时,她的内心却有无限的惘然与惆怅。她想,她原本希望更多地为自己而活,她以为自己不会再轻易爱上任何男人。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说:“以后不要再离开我,我更爱的是你的灵魂。”  他拿出一枚令所有女人眼睛发光的钻戒:“我要用它来拴着你。”  他轻轻地搂她在怀里,帮她拭去泪水。她喜欢听他的声音,富有磁性温和的,直探入她的内心。伊想,明会是她未来幸福的港湾,是她一生幸福的终点。  回到家里,伊看到露在嘤嘤哭泣:“姐,我为你感到幸福,为自己的形单影只而伤感,你找到了真命天子,而我只有黯自神伤,我替你找到幸福而高兴,却为自己孤单一人而伤心。”  伊拍拍露的肩说:“放心吧,我认识的人多,一定会为你物色到合适的对象。我会让你走出自怜的阴影,同时步上幸福快乐的红地毯。”  露点了点头:“姐,如果你结婚,让我来做你的伴娘吧。”  伊就此收拾行李,向幸福飞奔而去,投奔这个给她温暖的男人,把自己的未来完全交给他。他们就这样住在一起,在他身上,她得到了一直想要寻找的温暖的感觉。    2  “嫁给我,我会令你一世幸福,我要你成为世界上美丽的新娘。”  同居不久,明正式向伊求婚。  伊看着明,腼腆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她的内心深处依然渴望感情的滋润。他的温柔的话语令她陷于意乱情迷,她终于倒在他甜蜜的爱情攻势下,她敞开心扉彻底地接纳了他。  选婚戒时,她挑了一枚银戒指,明知道,伊是替他省钱。她紧紧拉着他的手,被幸福感环绕着几乎眩晕过去,她感到,此生犹如在梦中。  只是,他告诉她,前妻给他留下了一个仅有三岁的儿子亮亮。  “那有什么?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他的。”  婚礼过后,他带她到一个他喜欢的海岛上度蜜月,在灿烂的阳光下,碧蓝的海中间,她尽情呼吸着幸福的空气。  “你为什么会爱我?”她问他,“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  “你和那些小女孩不同,她们清香纯白,而你成熟妖娆,有一种我所喜欢的味道。这是那些小女孩所不具备的。初次见你,你穿着一套天蓝色的套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端庄而优雅。”  只是,幸福的时光并不长久,在生孩子的问题上,他们次有了分歧。  “我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当她发现自己怀孕,她对他说。  他摇摇头:“我不想再要孩子,孩子,是个累赘。打掉吧,把亮亮当儿子就好。况且,生孩子,很辛苦。”  面对她的执意,他恼羞成怒:“反正,我不要这个孩子!”  泪眼婆娑中,她拉开门,冲了出去。他跟着她奔跑,终于,他追上了她,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对她说:“相信我,不要孩子,是为了你好,生养孩子,那太累了。”  他终于说服她去了医院,那个还未成形的小生命,就这样在扼杀在医生的手术刀下。这次手术伤透了她的心,当她看到一大堆粘稠的鲜血,她刚刚恢复的伤口被无情再次撕裂。  明三岁的儿子亮亮常常和她作对,为了孩子,两人的感情在争吵中渐渐淡薄。孩子不懂事,令她的内心更加难受。为了讨好他,她带着亮亮去吃他喜欢的海鲜比萨,只有在这时,他才是欢笑雀跃的,她努力地做一个好母亲,照顾着他,只是这个她怜惜的孩子似乎并不领情:  “你不是我妈妈,等我妈妈回来,就让你滚蛋。”  孩子的话像一柄钢刀一样刺在伊的心底,她的眼神空洞中透着悲哀,难道真情付出又被告知是伤心的结局?  每一次,明都护着亮亮:“孩子太小,不懂事。”  在频繁的争执中,她对他的爱意渐渐淡薄,却依然沉溺在与他的肉体痴缠中。她沉默不语,前一段婚姻的失败已让她对男人充满警惕。她在想,他是不是为了她的钱而追求她?为什么人生走到这里,依然是荒芜的沙漠?她原本希望能在婚姻中让心灵和谐安宁,可是这样的婚姻却令她愈加疲累。  婚姻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甜蜜,无休无止的争吵中,她的心开始麻木,她想,他真的是为了她的财产,如果,她提出离婚,他就可以如愿以偿地获得一大笔分割的财产了。她原想,他会是打开她冰冷心扉的那一把钥匙,可是她得到的却是无休无止的失望与无助。  果然,他很快提出了离婚。  她带着嘲笑的语气说:“你知道什么是吸取教训吗?我的财产早已通过法律程序归入我母亲的名下,我只不过是代她经营而已,如果离婚,你不但分不到任何财产,而且,你的钱要分给我一半。”  他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惊异地望着她:“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她看到他的身影在烟雾缭绕中,他向她走来,抱着她,说:“原谅我,我只是一时冲动,我不会离开你的。”  他似乎忘了他们所有的争执,语气真挚而诚恳。他轻柔地抱起了她,他的嘴唇在她的脸上吮吸着,他轻轻地说:“原谅我。”  很快地,他如同一条鱼似地在她的身体里游动,她渐渐地弥漫在鱼水之欢的快乐里,在欢乐的顶点,在彼此的激情里,寻求着心灵的慰籍。他的柔情抚平了她心灵的疼痛,只是他令她感觉心灵如此陌生:“忘了我的话,我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  很快,她淹没在这令人窒息的欲望里,一切不快烟消云散。  有时,她看到同事的孩子,她不断地向他们做着鬼脸,逗他们玩,她的心被失望折磨得即将崩溃。面对这段婚姻,她的伤心与惆怅无法言喻。他虽然不再提离婚的事,但借着一纸婚书,他更加无所顾忌地伤害她,他甚至不工作,似乎离开了她,就没有任何的谋生能力。失望的泪水一滴滴地顺着面颊流下,也许她与他,到头来依然是一场孽缘,她将与他一起沉沦与堕落,他不会是她的归宿。即使有陌生女人给他打电话,她也带着点清醒的愚昧,自欺欺人。因为,她不能再度接受感情失败的结局,不愿承认他对她曾经的穷追不舍,又被宣告是欺骗的碎片,如果失去了他,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走下去。    3  只是,从这时起,面对他,她常常感到陌生而疏远,有时,他的微笑,令她感觉淡淡的嘲讽与失望。她发现,他内心的许多角落,是阴暗而自私的。  此后,他们常常为了一点点琐碎的事而争吵,她想,他原先看中的,只是自己一身的珠光宝气,他不再一下班就回家,而是去酒吧喝酒,与一群浓艳的女子打情骂俏,也许,这就是他的本性,她觉得自己并不了解他,他的性格里有暴戾的因子。  更糟的是,不知何时开始,她常常头痛、失眠,有时甚至呕吐。深夜里,她独自起身,在房间里独自游荡,他的安慰冰冷而苍凉。  她抬起头,他看到她眼中晶莹的泪光,她说:“明,我真的感到好累。”  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肩:“放松一点,没事的。”  为什么与他在一起时,内心深处也是孤独的?  对于她,生命哲学是纯净的,它已融入了她的生命,融汇到了她的精神血液里,哲学成了一种生命的领悟,她不停地反思生命的悲剧意识,咀嚼着种种绝望的情绪。  近日来,她常常失眠,脑子却如同不肯休歇的机器,伴随着纷乱的思绪,呀呀旋转。长久的失眠令她头痛欲裂,情绪失控。她记得他次打她的情景,他揪起她的头发,把她锁在门外,她拼命地拍门,任凭自己被失控的泪水淹没,她的心在疼痛中渐渐撕裂,她的柔情已渐渐落寞,她的心伴随着孤独的感觉,隐隐作痛。  ,明对伊说:“我怀疑你是心理问题,我介绍一个学心理学的朋友给你,有空去让他看看。”  在诊室,心理医生江告诉她:“你确实存在了一点心理障碍,从心理学上来说,是抑郁症和恐慌症,我开几瓶安心养神的中药给你。”  长期的营养不良和伤心劳累,她的身体渐渐变得虚弱,头痛和失眠令她相信自己的确是患上了抑郁症。  江接着说:“除此之外,我们还配合宗教进行灵魂治疗,信主吧。我来给你读一段奥古斯汀的名言:‘天主是至美,人世是低俗。’”  “什么是天主?至高、至美、至能、无所不能,至仁、至义、至隐、无往而不在,至美、至坚、至定、但又无从执持,不变而变化一切,无新无故而更新一切。”  “我的主,你是以无限纯洁、无穷完美的真慈怜悯着世人的灵魂,你不受任何悲痛的侵袭。”  接着,江让她听一段舒缓的音乐,她回想起和明甜蜜的恋爱日子,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安慰的微笑,她享受着片刻的安静和幸福。  回到家里,明对伊说:  “你怎么变得如此憔悴?近,就待在家里吧,不要和外界接触。”  至于公司,早已渐渐淡出她的生活,完全放手交给明去管理。  只是她的身体似乎恶性循环,每况愈下,她的耳边还回荡着江的话语:“谁也不愿受苦,却愿意同情别人的痛苦;同情必然带来悲苦的情味。”  明安慰着她:“你就留在这里,好好地养好身体,其他的,一切有我。”  她点了点头,迷迷糊糊中,她似乎走在一条长长的空荡荡的走廊,身边,有许多门,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可以从哪道门出去,她无法为自己的灵魂找到路口。也许,她依然没有地方可以去,她不知道从哪一道门才可以回家,她无法为自己的爱情找到一条出路。也许这条路太远,没有归宿,但她只能义无返顾。有时,她看到了一面清澈碧蓝的湖水,那是天空的眼泪,太阳刺痛了她的眼睛,她突然觉得自己睁不开眼睛。她宁可就此滞留在梦中,不要醒来。  她带着疲惫的内心依然对他存有无助与怀疑,她充满活力的生命,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枯萎颓败。  在明的抚慰和中药的治疗下,她的病症得到了好转,也不常常头痛失眠了。  只是在做爱的时候,他放纵的激情,她也感觉不到温暖与幸福。她只是感到,她无法逃脱他的掌控,风筝的线在他的掌心,紧紧相握,无法放开。这样的婚姻令她恐惧,只是她没有勇气离开他,她的身体将无处依傍。她还爱着他,尽管有时,他令她觉得有些可怕。做爱之后的争吵,打散了她对他的希冀。  半夜里,她无比疲惫,他伸过手臂环住了她,把他的脸紧贴她的脸,看起来,他们依然是恩爱的一对,只是,她的心里明白,他们的心早已变得全然陌生。她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握住爱情,握住的,只是手心里空洞的寂寞。尽管他说:“你是我的妻子,我有义务照顾你。”   共 1660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http://kmdx.qm120.com/uo9v5/
昆明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