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金融

春节自救指南又火了那彩虹合唱团还能火多久

发布时间:2019-03-02 16:19:12

那天被《春节自救指南》洗脑了,简直比那些庸俗乏味的央视春晚节目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彩虹合唱团,你可千万别上春晚。谢谢! ”

“父母逼婚、七大姑八大姨围堵、隔壁老王炫耀......” 2017 年 1 月 17 日上午,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发布全新合唱作品《春节自救指南》,

春节自救指南又火了那彩虹合唱团还能火多久

用夸张、有趣、戏剧化的方式,生动演绎了大龄青年们回家过年时可能遭遇到的现实种种。

“彩虹出品”的合唱视频又一次火爆络。短短一天时间内,播放量就累计超过千万,评论不计其数。这般热闹的场景,很容易令人联想起 2016 年年初,一首《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下称《张士超》),让原本只是在上海古典音乐圈小有名气的彩虹合唱团名声大噪;2016 年 7 月 27 日彩虹合唱团发布《感觉身体被掏空》,以幽默口吻直指年轻人加班痛点而在朋友圈竞相刷屏多天。

数次非传统的合唱“神曲”都造成现象级的传播效应,以至于有友笑称彩虹合唱团是“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各类红、神曲更新迭代目不暇接的当下,彩虹合唱团显得极为特别——明明是正经的合唱团,却总能通过“不正经”的合唱歌曲,击中以都市白领为主的年轻群体的内心世界。

了解彩虹合唱团的人知道,这个由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生组织成立,并逐渐吸收院内外热爱合唱人士的年轻音乐团体其实大多数时候都在做严肃作品,他们有九成工作是研究、试验现当代合唱作品,尤其是中国合唱作品的挖掘与创作,像《泽雅集》和《落霞集》,端庄典雅而富有诗意。这类作品也是他们每年音乐会的主要演出内容。而引发大众强烈共鸣的“神曲”,反倒只是他们作为音乐会返场表演的彩蛋歌曲,只占一成的工作量。

至于彩虹合唱团的爆红,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个人——彩虹合唱团团长金承志,彩虹合唱团所有“正经”和“不正经”的作品,全部出自他之手。

金承志认为《张士超》和《感觉身体被掏空》的走红是件好事,它打破了合唱在人们心中的固有印象,也为彩虹合唱团吸引了更多有创意、喜欢交友,熟悉流行文化的年轻人的加入。同时,“名声在外”也使得他们有信心在招新时提高对新成员音乐素养方面的要求。

从 2010 年成立以来,彩虹合唱团由一开始的 8 个人发展成 40 多人的室内混声合唱团。大多数团员都是业余爱好者,每周排练一次,交通费聚餐费都是自掏腰包。团员们的正职五花八门,有程序员、会计,也有人类学博士后、美食博主……

金承志认为,通过招新,彩虹合唱团团员的构成将更加多元化,“他们有不同的职业、学术背景和爱好,的共性就是对音乐的热爱、认真,正是这种共性与个性的反差,让彩虹合唱团的竞争力更强。”

2016 年 9 月,彩虹合唱团秋季招新现场人头攒动。走红带来的效应显而易见,合唱团运营负责人之一许诗雨告诉我们,报名人数比之前增加了近十倍。参加面试者,从十几岁的高中生到四十多岁的中年阿姨,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我们随机采访了一些面试者,除少数因“神曲”被圈粉的粉丝外,绝大多数人都有合唱团背景,是冲着彩虹合唱团的专业程度来的,觉得他们“很有想法,既严肃又好玩”。

面试者当中有位在上海工作的日本人,以前在日本有参加过合唱团的经验,中文说得很好。面试全程,他都表现得十分出色,因为略带一点口音的关系,金承志误把他当成了来自安徽的人;还有位女士让我们印象深刻,在她接受面试的过程中,她的母亲一直站在门口透过玻璃默默关注她的表现。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些之前离开了彩虹合唱团的老成员,也参加了这次招新面试。

不同于演绎“神曲”时的俏皮、无厘头,彩虹合唱团的招新十分严格、专业。金承志和其他几位合唱团主要成员会从音准、节奏、读谱能力、外语能力等多个方面对新人进行考核,再做综合评定。

金承志追求完美。在我们拍摄期间,上海天气很热,即便不排练,他都会穿得特别正式,西装领带,一身严肃。但面试过程中碰到新人紧张的状况,或是跟团队成员们在一起时,他又会变得特别活跃,常常主动讲段子调节气氛。他开自己玩笑说,曾经有个朋友听了他写的严肃作品,觉得作曲者像风雅的青年,见面才发现更像个“神经病阔少”。

从上午九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多,连续几天,金承志都没怎么休息。当天招新结束后,团队其他成员在一边讨论,金承志把椅子往后挪了挪,一个人呆呆地瘫坐着。生病加上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一脸疲惫。根据安排,一会儿大家还要去餐厅吃点东西再讨论一番今天的招新情况。坐了没几分钟,金承志虚弱地说道“我回家换身衣服,我快死了......”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曾有问金承志怎样看待自己在团队中的角色?他回答:“其实还蛮丰富的,我既是指挥,又是作曲,还是‘父亲’。我有时候身体不好,团员都会很严厉地斥责我,会给我买药,带我去看病,我觉得很感动。”

几位有数年彩虹合唱团团龄的成员在知乎上回答“在彩虹合唱团是怎样一种体验?”的问题时,特别提到“双商爆棚”、“又当爹又当妈”的金承志是合唱团的灵魂人物:“老金的排练总是充满欢声笑语,时而清新时而污,各种奇葩事件笑料百出,包袱抖的好,段子玩的溜,重要的是演什么像什么,这让整个排练气氛都瞬间暖起来,避免了很多尴尬......”

和现在创作计划排到 2020 年,忙得不可开交的状态相比,金承志曾一度迷茫到差点放弃彩虹合唱团。2012 年,面临家庭变故和出国选择的他,认真考虑过解散彩虹合唱团,当时,彩虹合唱团仅创立一年,成员也只有十几个人。终,割舍不下合唱团的他还是留了下来。

2014 年,彩虹合唱团扩招,团队成员扩展到几十人。2016 年年初,《张士超》意外红遍络,彩虹合唱团进入大众视野。2017 年伊始,朋友圈再度成功被彩虹合唱团的《春节自救指南》刷屏......在金承志的带领下,彩虹合唱团正以看得见的方式,改变着人们对合唱团和古典音乐的理解。

《春节自救指南》发布后当晚,许诗雨发给我一段文字,是金承志对彩虹合唱团做的一个简单的年终总结和新年展望。

金承志这样写道:“2016 是我们十分匆忙而充实的一年,从年初的《张士超》、《泽雅集》到夏天的《感觉身体被掏空》,再到《落霞集》和《春节自救指南》,我们收获了许多朋友的帮助和掌声,也期待 2017 年我们的音乐质量会越来越好,跨界越来越好玩。”

彩虹合唱团还能火多久?

金承志的答案是“把音乐质量做上去”,而另一位名叫小诸子的彩虹合唱团女高音在知乎上的表述则更具体:“我个人认为一个好的合唱团的标准很简单,同时踩着两点:团队顺利能运营下去(经济、人员各方面);演出后,台下有人发自内心想成为这个团的一员。我相信这个团能走很远。虽然她也很脆弱,可能骤然消失。但我有偏见地相信,只要大家在一起就能有办法继续下去。”

查看原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