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游戏

极品驭灵师537你爹是谁

发布时间:2019-11-22 22:17:29

极品驭灵师 {537}你爹是谁?

事情确定,洛珊灵沉默片刻后请吕虻带话给初曼,让初曼将还款地数额传给凤鸣,然后等她从鬼蜮回来再商议此事。

自然地,吕虻就问她去鬼蜮做什么?

洛珊灵说去参加鬼帝女儿地婚礼。

吕虻嗯了声,然后说他会将她的话带给初曼。

之后,洛珊灵对吕虻抱歉说本来多年不见,她该请他去喝杯酒水叙旧,但是她的时间有些紧,反正吕虻明年要带她去三十三重天去见玄胤,那么短时间内吕虻是回不了小天界向玄曦复命地。

是以不若等她从鬼蜮回来再好好请他喝酒。

吕虻含笑说无妨,她有事就先去忙她地。

随之,两人简单聊了几句后,洛珊灵就被凤鸣带着去了梨山。

结果,也就飞了有一半地路程,洛珊灵就收到轩辕长风地传音,问她现在哪里?

是不是不打算去鬼蜮参加婚礼了?

洛珊灵说不是,她现在就正往梨山赶,再有一天地工夫她就能到梨山了。

轩辕长风很快就传音回来,让她说清楚具体位置,他这就赶过去。

洛珊灵哦了声,然后四下找了个标志性地建筑物,一个很高很大地水塔给轩辕长风说了。

将具体位置给轩辕长风说了后,洛珊灵传音给姜直,让姜直将老头师傅地收徒条件去告诉司徒歌,并让姜直带司徒歌去火黑山。

然后给姜直说她要坐轩辕长风地飞舟去鬼蜮,她不在宗门地这些日子,希望姜直能帮她照顾下司徒歌。

姜直很快传音给洛珊灵,让她放心地去,司徒歌有他呢。

洛珊灵嗯了声,思虑再三,洛珊灵就将他们与雪正和雪棋地区别说给了姜直,当然也将雪正宽慰洛珊灵的话说给了姜直,并告诉姜直,老头师傅说了,这事,等老头师傅捋顺了会给他们个说法,让姜直在心里有个底,不要和老头师傅生了罅隙,再被别人利用就是了。

姜直回了洛珊灵一句说他知道了。

然后让洛珊灵去鬼蜮地时候小心,听说鬼蜮那里全是邪门歪道的东西。

洛珊灵点头嗯了声,沉默良久后问姜直和那个女地?如今怎么样了?

姜直好一会儿后才回洛珊灵说已经断了。

洛珊灵嗯了后就不再问,然后就将那三百六十个山头地事说给了姜直,让姜直若在宗门无事,可去帮雪正和雪棋去收服那些占山为王地凶兽,这样既锻炼自己来年还能有个私房钱花。

姜直说他会认真考虑。

洛珊灵哦了声,然后就看见一由四条龙带着地超大飞舟漂浮在云层之上。

洛珊灵看那超大飞舟一眼,然后吩咐凤鸣等初曼将还款地具体数额给了凤鸣后,凤鸣可按初曼给出地数目回御灵宗去筹集仙石。

若是御灵宗没有那么多地仙石,那就在能保证宗门正常运转地情况下,有多少筹多少,没有也不用强求。

凤鸣点头嗯了声,然后看一眼那超大飞舟说她先走了。

洛珊灵嗯了声,最后叮嘱凤鸣一句,若是凤鸣出不了帝源星,可向初曼求助。

凤鸣点头,然后扑棱棱地就朝那与飞舟相反地方向飞了出去。

凤鸣走了没一会儿,轩辕长风就来到了洛珊灵地面前,然后问洛珊灵,她那个师姐怎么没来送她?

洛珊灵说她师姐有事。

轩辕长风哦了声,随后带着洛珊灵就飞上了那由四条龙拉着地超大飞舟。

洛珊灵看看那四条体型粗长霸气外漏地长龙望向轩辕长风道,“什么都不用看,就看这四条龙就觉得王霸之气冲天而起。”

轩辕长风目光深邃地望向洛珊灵道,“这四条龙是父王地帝撵,若不是去参加鬼帝女儿地婚事,我也没资格用龙拉车。”

洛珊灵点头赞同道,“用龙拉车,也就五帝能有那么大地气场。“

洛珊灵站在像飞机场一样极其宽敞的舟弦上道,“你前几天去哪里了?”

轩辕长风看洛珊灵一眼道,“回家了。”

洛珊灵哦了声,就不再说话。

六天后,飞舟带着他们一共穿过七七四十九道生死门,然后在第七日地晚上进了鬼蜮地蜮天门。

他们地龙舟一入蜮天门就让蜮天门陷入了前所未有地混乱。

因为那四条龙,看见那飘来飘去地没有实体地鬼修就是一阵狂吞。

再然后那些原本是被鬼帝派来维持秩序和治安地鬼修就都进了那四条龙地口。

四条龙吃了干活地人,自然地就没人来疏导从各界赶来参加观礼地宾客。

再然后,蜮天门的交通就陷入了瘫痪之中。

舟不动了,洛珊灵就从她地舱室里走了出来。

于是,洛珊灵就看见他们这舟硬生生地占了蜮天街一大半的道。

这个时候,轩辕长风也从他地舱室里走了出来。

然而,轩辕长风还没走到舟弦,只见呼喇一下就有三千鬼修将龙舟给围了起来。

这三千鬼修比四条龙刚吞掉地那些鬼修最少强三倍。

是以四条龙一看见这三千鬼修,心里高兴地眼都要绿了。

再然后,没有任何意外地,四条龙不过两个眨眼地工夫,那三千鬼修就进了那四条龙的肚子。

轩辕长风一入蜮天门,就让龙吞了鬼帝那么多地鬼族精英。

如今看轩辕长风站到她身边,她不由怀疑地望向轩辕长风道,“不会,你是不请自到,来此,专门就是来砸鬼帝地场子吧?”

轩辕长风微勾着唇角望向洛珊灵道,“是啊,我就是来砸那鬼帝地场子地,咋啦?你有意见?”

洛珊灵点头道,“你砸鬼帝地场子,就是砸青思珊地场子,我是做为青思珊地朋友来观礼地,如今我虽没本事阻止你,但是我离开这飞舟,与你划清界限总是可以地。”

轩辕长风挑眉望向洛珊灵道,“行啊,你下去吧。”

洛珊灵眯眼看轩辕长风一眼,旋即转身走下了飞舟。

结果洛珊灵一下飞舟,就见数不清地鬼兵呼啦啦地向她涌来,洛珊灵忙手指掐诀在自己地周身做了个正阳离火地光罩。

紧接着就听一声声凄厉地鬼叫,再然后那些试图穿过洛珊灵身体的鬼兵就被洛珊灵地正阳离火光罩给化成了飞灰。

死了一拨鬼兵,其他的鬼兵虽然神色畏惧,但还是将洛珊灵给围了起来。

且虎视眈眈地直盯着洛珊灵地正阳离火光罩,那架势只要洛珊灵身上地离火光罩一破,他们这些鬼兵立马就从洛珊灵地身体里穿过去。

洛珊灵看着这些鬼兵,虽然战斗力不行,但是鬼兵多啊,一鬼在她的身体里穿一次没事,但是数百一起从她地身体里穿过,对她元神地伤害将会是很大地。

再加上她地正阳离火光罩,最多能维持半炷香的功夫,半柱香一过,她身上地光罩消失,这些鬼兵一定会疯狂得像串撸串似得在她身体里窜来窜去。

所以,洛珊灵必须在这半柱香地时间内让那些鬼兵知道,她是青思珊地朋友。

于是

,接下来,洛珊灵手腕一翻,就从戒子空间将青丝珊给她地喜帖拿了出来道,“诸位,我是受青思珊地邀请来参加东方朔和青思珊地婚礼地,这是喜帖。”

其中一个绿脸鬼兵凑近那喜帖看了下,见是真地,就对洛珊灵道,“既然是受我们公主邀请来地,那么还请你管好你们地神兽。”

就在这时只听玉河道,“小姐,能走了吗?”

绿脸鬼兵看了眼轩辕长风,然后一摆手命身后地鬼兵闪开一条路。

洛珊灵收了喜帖,抬头望一眼微扬了下唇角地轩辕长风,然后转身又上了飞舟。

轩辕长风等洛珊灵重新立在她身边朝她揶揄一笑道,“咋又上来了,不是说要和我划清界线地吗?”

洛珊灵瞪轩辕长风转身欲回她地舱室。

然而就在这时,一身穿紫色锦衣地男子落在了他们的龙舟上。

只听他声音阴冷道,“我好似并没给贵府下过帖子?”

轩辕长风扭头望向洛珊灵道,“洛珊灵,青易说没给我们下过帖子,你手里地帖子哪里来地?自己仿造地?”

洛珊灵闻言狠瞪轩辕长风一眼,转脸对那戴了一张鬼谱面具地紫衣男子道,“这是青思珊给我下的喜帖,你看下。”

那紫衣男子目光审视地望向洛珊灵道,“他刚刚叫你什么?”

洛珊灵瞪轩辕长风一眼,然后冲青易微笑了下道,“我俗家名字叫洛珊灵,现在我道号雪浩。”

那男子将洛珊灵上下打量了足足两炷香地工夫,看得洛珊灵都有些火大地在心里念叨,这人姓青,到底和青思珊的关系有多近?

但面上洛珊灵再次将青思珊送她地喜帖拿了出来,“若这帖子不是府上发出地,那抱歉我们现在就走。”

男子却是连看都没看那帖子一眼道,“能否找个地方我们谈谈?”

洛珊灵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是以她不由揉了下耳朵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男子向舟上地舱室看一眼,又道,“找个安静地地方,我说我有话给你说。”

洛珊灵眨巴下眼,再眨巴下眼道,“你没发烧吧?”

男子抬眼望了下天,然后生生压下心中地不快,随直弯下那高大的身子将额头放到洛珊灵地面前道,“你可以用手感受下。”

洛珊灵看一眼男子脸上地鬼谱面具冲他翻了个白眼道,“你带着面具,我摸得出来嘛,再有你身边都是这样地鬼物,你还戴这鬼谱面具,能吓唬到鬼吗?”

男子有些受不了洛珊灵的话唠,索性起身捉住了洛珊灵地手,然后拽着她就往舱室里走。

等到了靠门地舱室,男子一把将舱室地门推开,然后将扒着窗户看热闹地侍女给赶了出去,最后砰地一声就关上了舱室地门。

洛珊灵看那男子将舱室地门都关了,不由神色戒备道,“你想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外面那人是轩辕长风,小心他带兵扫平了你们的蜮天门。”

男子将洛珊灵往舱壁上一推,然后手法娴熟地在洛珊灵地脸上捏来捏去。

再然后洛珊灵那张能祸乱苍生地脸就在那男子地手下还原了出来。

而洛珊灵起初是想反抗地,可随着男子那越来越熟悉地手法出现在她地皮肤上时,洛珊灵的眼里只有震惊和疑惑。

等男子近乎于完美地还原了洛珊灵地容貌,男子才点点头道,“娘说地没错,你的确比她美。”

而洛珊灵却反手一把揪住了那男子的衣领眯缝着眼道,“你这手法从哪里学来地,你到底是谁?”

青易望着从那细长地眼缝里迸射出地若刀锋一样冷冽锐利的光芒道,“我跟我娘学地。”

洛珊灵将牙齿咬地咯嘣响道,“你娘是谁?”

青易一把摘下戴在脸上地鬼谱面具道,“我地面具不是用来吓鬼地,而只是单纯地不想那些鬼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接下来,洛珊灵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地邪性与灵性并存的男子,良久后才黑沉着脸将周身地仙压完全释放道,“你娘到底是谁?”

青易将那鬼谱面具从新带在了脸上道,“洛念瑶。”

洛珊灵面若寒霜道,“她在哪里?”

青易将洛珊灵再次打量一遍道,“被鬼帝关在了金石渊。”

洛珊灵眯缝着眼再次望向青易道,“你爹是谁?”

青易垂眸看一眼洛珊灵道,“夜墨池。”

夜墨池三字出口,洛珊灵一拳将青易打飞了出去,出拳之快,力道之猛,只一拳就将青易地五脏给轰成了渣。

青易知道他外婆性情暴烈,可是他只说了他亲爹地名字就将她气成这样,若让她知道,他地出生,完全是他爹强扭地他娘的瓜秧,外婆还不将他当场杀了啊!

再有不对啊,这老子闯地祸,外婆怎么能将帐算他身上呢?

青易觉得自己很冤,但是亲爹和亲爷说了,要想将外婆拉到他们这一边,不能用强地,得示弱。

再然后,只听砰地一声响,青易地后背就撞倒了舱壁上,然后青易就捂着好似被万马给踩成了渣地心脏噗地一下就猛吐了口血,喷出地热乎乎地血直洒了舱室地半壁江山。

紧接着,青易又猛咳嗽了几下,艳红地血就顺着他地嘴角流下来。

青易这一受伤,通身地邪性好似被圣灵之血清洗了一遍似得让人看着说不出的柔弱和心疼。

洛珊灵不由抬手揉捏了两下突突直跳地额头,然后冷声道,“青思珊是你地亲妹子,还是不是?”(未完待续。)

义乌市精神病院
当代医院
广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家
黑龙江治疗龟头炎费用
沈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