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养生

覆云乱煜 第十三章 谋议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6:53

覆云乱煜 第十三章 谋议

“他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陈焕之怒气冲冲地摔了一个琉璃杯,“谁不晓得他刻薄寡恩,连亲爹都要反目,现在倒是扮出一副孝子模样!”

无尘大真人的头七已经结束,众宾客被分别安置于各峰客房中,而道宗弟子也各归其位,此时在镇魔殿补天阙内,只有陈焕之和尘叶两人,陈焕之摔了一个前朝的琉璃杯似乎还不解气,又抓起旁边的一只白玉听风瓶,作势欲摔,一直没有言语的尘叶终于是开口道:“行了,你这些年的修心功夫都去哪了?我心中有数。”

陈焕之放下手中的听风瓶,余怒未消的问道:“师兄你怎么说

覆云乱煜  第十三章 谋议

?”

尘叶靠着紫檀椅背,双手食指交叉置于小腹上,轻声道:“他这个样子到底有几分真心,我不好说,但是我知道他是要做给掌教真人看,做给道宗看,也做给天下人看。一个上位者太没有人气,不好,尤其是刚上位不久的上位者,若是太过刻薄寡恩,非但外人不会投奔,就是自己人也容易离心离德,更不用说儒门圣人所谓的天下归心了。他既然有志于天下,就绝不会让自己被扣上一顶刻薄挂恩的帽子。”

陈焕之冷笑道:“他也不照照镜子,就看他那个刻薄模样,还想装重情重义?”

尘叶平静道:“萧煜是不是重情之人,你我说了不算,只要掌教真人认可,天下之人认可,不是也是。”

陈焕之坐到尘叶对面的椅子上,哼声道:“看掌教真人的态度,对他这番表演是极为满意的。”

尘叶摆了摆手道:“他与秋叶相交甚密,掌教真人就算不看他的面子,也要给秋叶几分颜面,毕竟秋叶是掌教真人亲自选出的正统接班人。”

原本有望在二十年后成为新一任镇魔殿主的陈焕之深吸了一口气,平静道:“师兄,你真不去争上一争?”

尘叶沉默片刻,苦笑道:“争得过吗。”

镇魔殿位于掌教殿东侧,而掌教殿西侧是道藏殿,再往外,便是微波浩渺的天池,天池一望无垠,虽然比不得碧波湖之浩大,但位于世间最高之处,自有一番天上之水的独到气势,水质清澈,鱼游其间,更有仙鹤异禽徘徊于水面。此时有一艘小船泛舟于天池之上,船上之人与其说在欣赏这雪峰之上的天地奇观,倒不如说是有事相谈,取天池之幽静罢了。

在靠近岸边的地方,建有数座浮于水面之上的道阁,琉璃做底,雕梁画栋,四角飞檐如雄鹰振翅,阁内装饰淡雅,但在细节上又处处彰显不俗,天上宫阙不过如此。此时一群青年人正在道阁中赏景,他们当中小部分是道宗弟子,大部分则是随长辈前来吊唁的年轻子弟,还有数位中年道士,则是负责引领客人的知客道人。

天池之景自然引得众人一阵阵赞叹,不过都天峰并不是供人游览的名山大川,自然不会让客人泛舟其上,此时众人在道阁中只能望水兴叹,进宝山而空手回的惋惜之感,更是引得不少人为之喟叹,此时再看那叶只承载了两人的扁舟,未免就有些刺眼。

一名姿容艳丽的女子瞥了自己身旁的男伴一眼,男伴面上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起身对知客道人道:“道长说天池之上不能泛舟,可那又是何故?”说话间他指向那艘碍眼的小舟,同行之人也是流露出一分不平之气,人心自古如此,不患寡而患不均。

知客道人摇头笑道:“那是首徒的船,却是没有这个限制。”

听到首徒二字,阁内众人脸上的不平之色已经不见,而问话的男子更是讪讪一笑,不再多言。道宗首徒,便是道宗未来的掌教,算是都天峰的半个主人。有些地方,客人不能去,主人却是能去。

轻舟无风而动,以天池为背景,如水墨山水之间的点睛一笔,已是入景如画。

那名艳丽女子望着小舟,喃喃自语道:“不知道是谁能与首徒同船共游,难道是那位名列四大美人之首的慕容?”

与秋叶同船的自然不是慕容,而是萧煜,两人均已踏足天人境界,故而众人只觉舟上有人,却看看不到人在哪里。此时两人皆是身着白衣,对坐于小舟之内,中间安置了一个红泥小火炉,因为在停灵的四十九日之内,所以火炉上煮的却不是酒,而是茶。

“你此番大张旗鼓前来,只是为了祭奠无尘师叔,还是另有所图?”秋叶轻啜了一口手中所捧清茶,如是问道。

萧煜只是双手捧茶慢饮,没有答话。

秋叶继续说道:“是镇魔殿主还是天璇峰主?你总要定一个下来才是。”

萧煜将手中茶杯放下,望着秋叶道:“我记得道宗有条规矩,叫做非内门弟子不为真人,非真人不为大真人,非大真人不为峰主。我连内门弟子都不算,还谈什么峰主之位。”

所谓内门弟子,说白了就是出家弟子,比如说无尘、青尘等大真人,都是内门弟子,而外门弟子,便是俗家弟子,比较有名的便是江南道门的杜明师,慎刑司司主等人,相比出家弟子,俗家弟子虽然自由一些,可以保留本来名姓,不用守许多清规戒律,亦能成家娶妻生子,但却要止步于相当于真人位的天师位,终生不得大真人之位,更无望峰主与掌教大位。

萧煜接着说道:“大郑官场上有一句话,叫做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靠着恩荫上位的官员,终生无望大学士之位,登阁拜相更是水中泡影,如果说道宗就是大郑朝廷,那我在诸位大真人眼中,就是一名恩荫上位之人,诸位大真人绝不会让我就任峰主之位的。”

秋叶问道:“你要拿镇魔殿主之位?”

萧煜摇头道:“镇魔殿主虽然权重,但镇魔殿内部派系林立,我贸然进去,很有可能讨不了好,而且西北事务繁杂,我也没有太多精力顾及这边。”

秋叶皱眉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萧煜正色道:“我此番前来,除了祭拜与我有授业之恩的无尘大真人,还是要助你一臂之力。”

秋叶蹙眉疑惑道:“我?”

萧煜反问道:“你占据了名分正统,可为何青尘大真人还能与你相争?”

秋叶一愣,接着回答道:“一则是他修为高绝,再则……天枢峰是七峰之首。”

萧煜抚掌道:“这就是症结所在了,你虽然有下代掌教之名,比起峰主还要高上半分,但却没有半分掌教之实,掌教真人在世时尚好,掌教真人离世后,你当如何?单凭这一个都天峰就能压下其他七峰?”

秋叶脸色微微变化,不知是否因为想起了萧瑾所言的缘故。

萧煜将手伸出小船外,手掌翻覆间清茶被倒入水中,沉声道:“不知真人可曾听闻,掌教真人在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我观之真人仍旧根基浅薄,恐是难与青尘大真人相抗衡,所以,真人要以首徒之尊代掌天璇峰主之位,方能在掌教真人离世之后有一方立足之地,乃至日后总掌道宗全教。”

秋叶悚然一惊,杯中之茶竟是被抖出几分。

萧煜将双手置于火炉之上,笑道:“早年见真人时,最佩服真人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每逢大事有静气,怎的如今关乎己身,就要患得患失?”

秋叶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道:“百岁方得掌教,其间有七十年不自在,贫道未能看破,岂能不生出畏惧之心。”

萧煜呵呵笑道:“真人且宽心,不过竖子之言,萧某还待日后与真人共观天下。”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郴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郴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郴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郴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郴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