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养生

重生清宫宠妃 第二百三十二章 鄂伦岱表态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2:14

重生清宫宠妃 第二百三十二章 鄂伦岱表态

“鄂伦岱,你应该知道本宫让你来是什么目的了吧!”

桑梓轻轻的品了一口杯子里的血参茶,觉得身子暖暖的,目光看着眼前的鄂伦岱,她觉得,想要让他保守秘密,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一个致命的弱点,让他不得不妥协。

“知道,不知道宜妃娘打算如何说服我,为你保守这个秘密呢?”鄂伦岱的话很直接,从他见到裕亲王被宜妃的侍女叫到这里,他知道宜妃肯定是为了这件事情。

而看到裕亲王一脸微笑的走了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宜妃肯定是把他给说动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露出那个笑容,要知道,护卫宜妃的事情,可是裕亲王的职责所在,现在他所保护的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保护着怎么能笑的出来?

所以,在宜妃派人请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了,只是不知道宜妃打算怎么说服自己?

这一刻,鄂伦岱对宜妃不好奇是不可能的,踢飞自己皇上表哥的茶杯,还不被他皇上表哥责罚的,估计也就宜妃一人,偏她还能让大清身份尊贵的恭亲王常宁对她情根深重。

现在更不得了了,居然能养出三只听她话语至极的三只森林王者,真是想让他不好奇,都不可能了。

“杀人灭口,算吗?”桑梓微笑的着,滑动着茶杯的盖子,抬眼看着鄂伦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乎可以用灿烂来形容。

她觉得鄂伦岱的性子是真的不错,直来直往的不用拐弯抹角,若非必要,她是不会伤害他的。

而此刻的鄂伦岱,听到她的这句话,心里面就咯噔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说的这么直接,要是她随意的开一下口,他想他真的是死无全尸,就算自己的皇上表哥追查起来,也只以为是猛兽所谓,根本就找不到人家一点把柄。

他现在深刻的了解到,自己和人家玩心计,根本就是小孩儿和大人比重,没有一点胜算的余地,当下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微笑着:“宜妃娘娘已经派人请了裕亲王,想必,王爷已经为你保密了吧!”

“不错,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可要想好该如何选择了。”说着,桑梓轻松的撇着杯子里面的参片,轻轻的品尝了一口:“或许你也知道,本宫能在人数众多的女人堆里,成功的诞下两个健康的阿哥,并成为宫里最幸运的宜妃,应该也不是什么偶然吧?”

鄂伦岱心里一紧,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没想到她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承认,心里越发的不安了起来,可也隐隐的有股说不出的兴奋感。

“年前的时候,你应该听说过本宫遭受陷害一事吧?”桑这也没有想要鄂伦岱回到什么,径自的说起起来:“记得那个时候,一岁多的太子殿下,手中拿了一束菊花递到本宫的手里,当时本宫第一个发现这束菊花有问题,并让人立刻的开始调查,你可知道本宫调查出了什么吗?”

“调查出了什么?”鄂伦岱心里面越来越觉得不好了,而且,他尽管知道自己是再被宜妃牵着鼻子走,还是毫不犹豫的她的圈套里面钻。

“你觉得本宫会调查出什么呢?”桑梓笑的很灿烂,她决定趁着今日的机会,好好的埋上几颗钉子,也免得有人闲的没事了,找自己的麻烦,当下,微笑着:“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了,不过是佟佳庶妃利用佟皇后手里的人脉,联合了翠竹轩的乌雅贵人,在皇太后的慈宁宫给太子殿下手中的花束,放了一些落胎药,既让本宫落了胎气,还把仇恨算在什么都不懂事的太子殿下身子,你说,要是皇上知道你们佟家人,这么算计他的太子殿下,会是什么后果?”

鄂伦岱的全身都有些颤抖了,额头上的冷汗直往下冒,他知道自己二叔家出手狠辣,没想到,他们居然连太子殿下都敢算计,他可以想象,若是自己的皇上表哥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想,自己佟家的富贵,就真的到头了。

“当然了,算计本宫和太子殿下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还有一件事情,更让人吃惊的,你想知道吗?”桑梓诱导着鄂伦岱,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已经让他失了分寸,那么就别怪她离间他们只见的关系了,或许,她还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微微的品了一口手中的参茶,桑梓一脸灿烂的看着鄂伦岱,只是,她不知道,此刻的她,有多么像一只引诱人犯罪的罂粟花,明知道她是致命的,却还是忍不住的陷入的越来越深。

鄂伦岱知道自己不敢再问下了,可看着那张绝美艳丽的容颜,他就有种想要深陷棋局的感觉,真是该死的美人计。鄂伦岱重重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捏了一下,瞬间找回了理智,只是,看着那个一脸灿烂的女人,他就算找回了理智,依然还是会掉进宜妃编制好的里。

以前的时候,他就听自己的阿玛说,宫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如今见识到宜妃的算计,他除了往里面跳之外,还真的找不出任何的出路,他现在就很想告诉自己的阿玛,这只‘祸国妖妃’实在是太强大了,你儿子我的道行实在是太浅了,消灭不了这个妖精,还被人吸去了修为,你老要是听到了,就赶紧的过来搭救您的儿子吧!

“宜妃娘娘,我能说不想知道吗?”鄂伦岱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办法了,他现在几乎是丢灰弃甲了,就看宜妃娘娘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放了他这只可怜的小羔羊。

“唉,你不想知道也可以,不过,佟皇后死的实在是太可怜了。”桑梓状似无意的抛出一个炸弹,急着颦起自己手中的参茶。

“宜妃娘娘,你居然知道我家大姐的是被谁害的?”鄂伦岱一下子就从一椅子上弹了起来,急着想知道这是谁害了他们佟家的皇后,是的,虽然自己二叔家的大姐,只做了一天的皇后,可那也是上了玉蝶的皇家皇后,而且,听着宜妃的口气,她还知道自己大姐是谁害的。

记得,自己阿玛让人调查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可宜妃居然知道是谁对自己大姐出手了,这让他喜悦的同时,也气愤异常。目光看向那个坐收渔翁之力的宜妃,他知道,宜妃这是在逼他做决定。

鄂伦岱微微的沉思了一会儿,眉头皱了一下,抬头:“只要宜妃娘娘能把伤害我家大姐的凶手说出来,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好,成交!”桑梓满意的落下手中的杯子。

长春银屑病在线咨询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多少费用
贵州有治疗癫痫病吗
泉州牛皮癣医院哪好
遵义到哪治疗癫痫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