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生活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需要一份名单

发布时间:2019-12-12 21:12:54

我在末世有套房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需要一份名单

花兵月阵暗交攻,久惯营城一路通。白雪消时还有白,红花落尽更无红。

因为某些原因,本来要结束的说教延长了两个小时。若不是院外有客来访,阿伊莎的“委屈”还得再持续个两小时。

站在院门外的是娜塔莎,如果不是江晨的吩咐,阿伊莎真想把这个女人关在外面。

“哟,已经康复了吗......你这是怎么了?”

进了别墅的门,看着阿伊莎有些一瘸一拐的样子,站在门口的娜塔莎皱了皱眉,可随即便懂了什么似得笑了起来。

“......”阿伊莎冷冷地看着她,转身站回了江晨旁边。

嗅了嗅空气,娜塔莎暧昧地看向了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江晨。

“不欢迎我吗?”

“非常欢迎。”江晨很浮夸地张开了双臂,摆出了欢迎的姿态,然后用请地手势指向了茶几上的那瓶伏加特,笑着说道,“你一直惦记着的伏加特。”

抿嘴微笑,娜塔莎坐到了江晨的对面,惬意地翘起了腿。

“你欠我的是莫斯科的伏加特,不是科罗市的伏加特。在热带喝烈酒,不觉得有些不解风情吗?”

“阿伊莎,把空调温度调到莫斯科温度。”江晨随口道。

“不用了,我又不是来开party的,”娜塔莎白了江晨一眼,放下了翘着的腿坐正,“雇佣箭头军事公司的雇主是菲国国防部副部长尼可拉,决策者是菲国总统府。意图通过绑架你,然后借助你的影响力向新国政府施压,以迫使其释放被关押的41名俘虏。”

江晨意外地看了娜塔莎一眼。

“克格勃居然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克格勃站在俄罗斯国家利益这边。”娜塔莎微笑道。

“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笑了笑,江晨淡淡地问道。

“这只是一种示好,克里姆林宫认为我们和你们之间存在紧密合作的可能。”娜塔莎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有交换条件的话,哪里会一开始就向你全盘托出。”

江晨不动声色地看着娜塔莎,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就在他看着娜塔莎的时候。娜塔莎同样也笑盈盈地观察着他。

对视大概持续了半分钟。她突然开口说道。

“你是一个让克格勃看不懂的男人。”

“那还真是我的荣幸。”江晨微笑道。

“不想知道为什么吗?”娜塔莎抿嘴微笑道。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江晨并不在意地说道。

“你总能拿出不少好东西。”说着,娜塔莎看向了阿伊莎,微笑道,“比如。一个月才能调养好的伤势,才24小时就恢复了。”

准确的来说。是21小时。

阿伊莎漠然地看着娜塔莎,对她的微笑无动于衷。

“你们在我的岛上究竟安插了多少老鼠。”江晨叹了口气。

“只有我一个。”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江晨斜了她一眼。

“信不信随你好了。”娜塔莎勾起了嘴角,那碧色的双眸似乎带着某种穿透力。凝视着江晨的瞳孔。

江晨沉吟了半晌,开口道。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问吧。”

“告诉我这个消息。你们的意图是希望我们搅乱东南亚的局势,以此促进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提速,平衡你们在乌克兰、叙利亚问题上的劣势吗?”江晨没有避开娜塔莎的视线。语气平淡地说道。

一抹意外从那碧色的眼眸中闪过,娜塔莎饶有兴趣地看着江晨。

“我希望你把劣势这个词拿掉。至少换成势均力敌。”

也就是说,不否认前半句话对吗?

江晨笑了笑。

“我这个人很讨厌被人当枪使。”

“并不是当枪使,只是我们恰好利益一致。”娜塔莎甩了下肩上的秀发,抱着双臂靠在了沙发上,“难道我不来找你,你就打算忍一忍,放过隔壁那个不守规矩的小邻居。”

“那你来找我的意思是?”江晨道。

娜塔莎弯了弯嘴角,“克里姆林宫愿意对你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虽然没有俄罗斯的搭伙,他同样有把握做到那件事,但有了他们的加入,无疑会节省不少成本。

“哦?那真是太好了。”江晨笑道。

“事先声明,刺杀国防部部长或总统那种既无聊又无用的事我们是不会帮忙的。克格勃虽然在菲国有那么几个线人,但不意味着我们会为你冒那个风险。我们所能做的,最多是选择性地向你提供情报支援。”娜塔莎提醒道。

“已经足够了。”江晨微笑着看着娜塔莎,“我只需要你们提供一份名单,附带联系方式的那种。”

名单?

娜塔莎微微皱眉,她有些搞不懂江晨在打什么主意。

可当她听到江晨索要的那份名单究竟是什么之后,她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你还真是个坏蛋。”轻抿红唇,娜塔莎微笑着说道。

“多谢夸奖。”江晨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赞誉。

从沙发上起身,娜塔莎迈着猫步走到了江晨的面前,伸手在他的下巴上暧昧地轻抚了一把。

“等我的好消息。”

无视了阿伊莎那冰冷的视线,娜塔莎站在她的面前,昂起了高耸的鼻梁,微笑道。

“站了这么久,不坐一会儿吗?”

“......”

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羞怒,但阿伊莎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不怀好意地扫了她的翘、臀一眼,娜塔莎脚步轻快地走掉了。

门砰地关上。

等她走远了,江晨轻声向阿伊莎说道。

“她有没有留下窃听器之类的小玩意儿?”

阿伊莎摇了摇头。

“没有。”

江晨点了点头,对于阿伊莎的反侦察能力,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取出,江晨点开了监控功能,将屏幕切换到了院内的摄像头。

只见屏幕中的娜塔莎很老实的走向院门,并没有手脚不干净地“摆弄”院内地花花草草。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却是停住了脚步,侧身对着一旁的摄像头做了个飞吻。

这小妞......

看着屏幕中娜塔莎那个飞吻,江晨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时,阿伊莎轻轻扯了扯江晨的袖子。

“她是个危险的女人。”

“我知道。所以那天我什么都没对她做。”江晨指的自然是在顿涅茨克市那会儿。

不过说起来江晨也是有些意外,他还是第一次见阿伊莎“吃醋”的样子。

仿佛是读懂了江晨的眼神,阿伊莎脸颊微红,急忙小声解释道。

“不是因为吃醋......只是,担心你被她骗了。”

“哈哈,我是那种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吗?”江晨笑着摆了摆手。

嗯......

或许大概也许有那么一点儿

?(未完待续。)

绍兴癫痫病医院怀化男科医院哪好滨州治男科医院哪好长春华山医院怎么样长春哪个医院看牛皮癣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