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中科红旗梦碎自主操作系统寻下家iyiou.com

2019-03-11 14:41:47

“中科红旗”梦碎 自主操作系统寻下家

李娜

随着国家对信息安全的重视,核心操作系统、芯片等产品国产化的呼声逐渐高涨,但曾被赋予挑战微软使命的北京中科红旗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科红旗)却没能迎来这个春天。

日前,中科红旗对外正式公布了转让公告,拟以公开竞价方式转让公司全部注册商标、全部软件著作权等资产。而此前,据媒体报道中科红旗背负的债务总额为2000多万元。

一方面是中国的移动操作系统研发对国外系统存在严重路径依赖,另一方面如中科红旗这样的本土标杆退出市场,国产操作系统的未来到底会走向何方?这也许是留给业界深的思考。

中科红旗梦碎

随着资金链断裂,员工纷纷离职,身扛国产操作领军大旗的中科红旗在今年2月份宣布解散清算。就这样,有着14年发展历史的中科红旗走到了终点。

根据当时爆出的消息,中科红旗的债务总额为200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是员工的拖欠工资。随后,法院查封了中科红旗的商标、软件著作权,工会作为的债权人随时有权要求法院进行拍卖。

6月27日,中科红旗在中国计算机行业上正式发布《北京中科红旗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资产转让公告》,宣布拟以公开竞价方式转让公司全部注册商标、全部软件著作权等资产。

在公告中,中科红旗表示,竞买人需要满足四项条件,其中包括:有志于从事国产操作系统产品研发和应用推广的内资企业法人;具有能够研发完善本公司产品的技术团队和雄厚的经济实力;有5意且有能力承接本公司所有承诺用户的产品后续运维和升级等服务;有意且有能力代为完成本公司所承担的核高基等政府项目的后续验收、跟踪等工作。

中科红旗强调,竞买人需要同时满足以上4个条件才具备竞买资格。同时,如果竞买人能够完全收购中科红旗公司,则可以优先收购上述资产。

中科红旗清算组相关工作人员对表示,目前公告贴出四天,接到的问询并不多。可能是刚刚贴出来的关系,中间隔着的两天又不是工作时间。工作人员说。而在外界看来,可能性较高的接盘者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旗下的普华基础软件有限公司,或者是曙光公司。

今年6月,普华基础软件宣布接盘中科红旗破产之后的客户技术服务工作。同时,该公司还接收了数十名中科红旗研发、技术支持和销售的核心员工。这些动作被外界和中科红旗的前员工们看作是整体接盘中科红旗的前奏。

普华基础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晓亮昨日对《财经》表示,目前公司方面确实看到了这个公告,也保持关注,但有些条件需要商榷。

公告中的很多条件我们是可以满足的,但是第四条在处置资产的时候放进去可能不太合适。赵晓亮告诉,核高基等政府项目这块不是接手企业能够代替得了的。目前中科红旗的员工已经解散,相关的财务怎么做,市场推广怎么做,产业化怎么完成,整个项目的管理决策不是任何一家接手的公司说处理就可以处理的。

赵晓亮表示,普华目前做自主操作系统的决心很大,所以对中科红旗的事情会保持一个关注。我们也在评估收购资产对于我们做操作系统有多大帮助,软件著作权有一定基础性价值,但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红旗这个商标,认知度这个还是有一定价值,在早期红旗做得相当不错。

而对于其他接盘者,赵晓亮表示前前后后听说了很多。有的也不是这个行业的,不管怎么样,接手之后还是希望保有继承性。

国产操作系统的未来

在软件行业追求国产化浪潮、政策红利逐步释放的大背景下,中科红旗的退出显得有些无奈。

据了解,中科红旗于2000年6月成立,是由中科院软件所全资企业科软创新与北京赛迪等8家股东联合投资设立的中外合资企业。中科红旗在成立后,被赋予中国必须拥有自主软件操作系统的历史使命,一度给梦想拥有自己操作系统的国内业界人士带来新的希望。其推出的红旗Linux操作系统曾在国内外具备一定的影响力,拥有大量用户。

而在2010年的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即核高基)重大专项竞标中,中科红旗还牵头承担了通用桌面操作系统研发及产业化主要课题,并与中科院软件所及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中科方德,联合承担了其他4个子课题。

关于中科红旗的倒闭,投资方中科院软件所在一份声明中认为,公司经营一直很困难,近十年来时间需要依靠大股东中科院软件所额外的输血支持,

中科红旗遭遇困境主要是因为管理团队经营不善。

而红旗的部分员工则认为,为了核高基项目的顺利完成,中科红旗预支了本当用于公司后续发展的储备资金及员工薪资预算,以此弥补了课题资金缺口,由此直接导致了中科红旗在2013年3月开始出现资金链紧绷直至彻底断裂。

不管怎样,红旗进入清算程序已成事实。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国产操作系统,后来人需要思考更多的是缺乏市场扩张能力下,企业应该如何自主发展。

赵晓亮对表示,发展国产操作系统需要一定的时间,从市场的接受度到产业环境的建立,这些都需要企业付出巨大的努力。

比如移动操作系统这块,这会是未来一个很重要的领域,但老实说怎么做好,我们还没有答案。赵晓亮告诉,目前不管是苹果的iOS还是谷歌的安卓系统,已经在移动市场上发展得很成熟,安卓的复杂性和便捷性都不错,发展势头很猛。对于国产厂商来说,想要打破这个局面,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也许五年也不一定能做到很理想的状态。

在赵晓亮看来,目前政府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但企业更多的是需要放下小我,寻找同业间更多的协作,要有开放的心态,多听听各方面的声音。

以市场为例,中国虽然是全球的智能市场,但是国产操作系统却依然难觅用武之地。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操作系统和芯片决定了未来产业利润的分配,所以极具经济价值。但是,一款操作系统不和产业合作、不与市场结合,那只能被称作演示或样品,都算不上成熟的产品。

而目前国内仍然存在着大量的非市场的企业,它们的出现更多被赋予国家信息安全等方面的政治意义,因此需在国家资金支持下生存,更多依靠政府采购,或者邮政系统、国有商业银行等少数大客户,缺乏市场扩张能力,在未全面参与市场竞争的情况下,一旦断奶就会在面对竞争时无所适从。

不过我们还是很有信心和决心去做这个事情的,产业上也比如尊称(尊称人的职位、辈分等)、招呼语(您好、早上好)、欣赏赞美语(你真行、你真漂亮、做得好啊)、感谢语(谢谢你的帮助、您是我的老师)、惊叹语(哇有很多人改变了过去的想法,光是强调自主可控的技术是不行的,还需要落地。赵晓亮说。

2011年香港战略投资企业
揭秘电商卖家成功的21个真相
2009年南宁种子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