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育儿

剑灵帝尊 第九十四章 木盒藏玄机

发布时间:2020-01-10 07:00:34

剑灵帝尊 第九十四章 木盒藏玄机

通天金身炼体术可是一门远古的密术,岂是眼前这门残缺剑法门能够媲美的。

离萧把木牌放到了书架中,还没有走两步,体内的黄光照射出来,照射在黑色木牌上。

“这……”离萧心中很是不解,这块黑色木牌到底有何神秘之处,能让神玉发出光芒。

离萧回过头来把黑色木牌拿了出来,随即走下了楼梯去。

主殿有规定,一次只能选拔一门剑之技,现在选了就不可能再选了。

“小子,选得什么剑之技。”矮老头不知何时蹿到了离萧的身旁,有些好奇问到。

“通天拳术。”离萧淡淡道,随即把黑色木牌提给了矮老头。

“你竟然选拔这本剑之技,趁现在还可能换,赶快换一本好一点的剑之技。”矮老头看着还在发呆的离萧,再次道:“这门剑之技,是清灵派最垃圾的剑之技,没有人可以修炼的,而且还是残缺的剑之技。”

“残缺的!”离萧轻声喃喃一声,脸上带有更浓烈的疑惑,为什么神玉会照射在这门残缺的剑之技上。

离萧心中觉得这门剑之技,或者没有表面这么简单,莫非另有乾坤不成。

想了想离萧不愿意把这门剑之技换了,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就要这门剑之技了,请老者登记一下。”

每一本剑之技在清灵派都是重要之物,所以还需登记。

“一本破烂玩意,登记什么,我可告诉你了,选择了它不能再换了,好了,你快走吧!别打扰老夫修炼。”

矮老头神情有些不耐烦,一本正经的坐在了木凳上,摆了摆手让离萧退了下去。

刚着离萧消失后,矮老头站了起来,一双贼眼紧盯来路过的女弟子,时不时咂了咂嘴,神情有些陶醉。

“小师弟,剑之技选好了吗?”南宫辰温和的看着离萧道。

“选好了。”离萧轻声道,把木牌在手上扬了扬。

“这……通天拳术!”南宫辰面色有些疑惑,这门垃圾剑之技,离萧为什么要选择它,眼光再差也不能差成这样吧。

“这门剑之技与我有缘,我就选择它了。”离萧似乎看出了南宫辰的想法轻声道。

“好吧!”南宫辰点了点头,离萧执意选择,他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

走到了天子峰,选了这门垃圾剑之技,不免被清灵子骂一顿。

每一个剑之技,对修炼者来说无比重要,要不是离萧当初在擂台上表现惊人的天赋,清灵子还以为自己收了一个傻弟子。

虽然精英弟子不用去山脚草屋了,但离萧把他的修炼场所定在了草屋中,不为别的,就为山脚草屋中有他的兄弟。

外门挑战内门,也在今天下午结束了,外门弟子中只有一个人成为了内门弟子,那个人就是李作。

离萧成了外门的一个传奇,从清灵派创建以来,他是第一个以外门弟子挑战成为精英弟子。

一路走到山脚,每一个看见他的外门弟子都对他热情的打声招呼,是离萧为外门赢回了尊严,现在也没有任何弟子敢小觑这个外门。

刚走到山脚,离萧双眼定格在了草屋。

只见一个黄衣青年跪在离萧的草屋面前,轻风吹散着他的头发,一股孤单寂寞在身上弥漫出来。

而在黄衣青年的身旁有一个熊壮的青年看着他

,值得他给李作一个机会。

“谢……谢!”李作有些哽咽说道,缓缓的站了起来,跟在了离萧的身后。

从他站起来的一刻,李作心中认定自己的性命就是离萧的了。

离萧来到了草屋中,叫着李作和熊子离去,一人独自坐在床头,面色带有沉思。

把木牌拿了出来,放在手心之中,看了半个小时并没有发现有何奇特之处,心中不明白,为何神玉会让他选择它。

“通天拳术。”离萧轻声嘟囔一声,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块木牌定,脸上布满了失望,这门剑之技竟然没有修炼口决。

只有四个大字,就是通天拳术。

怪不得没有人修炼出这么剑之技,只有四个字怎么修炼,离萧心中不由觉得亏大了。

离萧右手一凉,一条粉红色的蛇爬在了手臂上。

离萧一脸苦闷的把木牌放在了床头,拿起了粉红色的小蛇,轻轻的敲打着蛇头。

只从弟子选拔开始,离萧没有顾及这条花斑灵蛇,现在一看只见小东西长大了一圈,尾巴也变成了粉红色。

亲昵的蹭着离萧右手,突然看着地面上的木牌,小东西的三角双眼紧盯着木牌,伸出长长的舌头。

一咻声音爬到了木牌上,扭动着蛇身,双眼带有一丝兴奋。

离萧看着小东西,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心中不明白,这小东西又再搞什么鬼。

就在此时,一道淡淡的绿光从木牌中闪现出来,把小东西给笼罩起来,肉眼可见的剑气涌入到它的身体里去。

感受到这股剑气,离萧感觉到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感受到。

随即想了想,这不是剑之源的剑气吗?

离萧紧盯着黑色木牌,只见一颗犹如细针一样的碎石,缓缓漂浮到了小东西的嘴里,小东西张开小嘴,瞬间把这块细石给吞了进入。

“快吐出来!”离萧的心犹如被针刺了一样,很心疼的看着碎石进入了小东西的嘴里。

这可是剑之源,竟然被这小东西一口给吞了,凭借着这一块小碎石的剑之源,离萧定有把握突破剑师一品,更何况丹田中有一个更需要剑之源的糟老头。

真是暴殄天物啊!

听见离萧的话语,小东西扭动着身体,毫不理睬,慵懒的扭动着蛇身,咻的一声,飞进了离萧的丹田之中。

离萧内视丹田,发现小东西竟然在丹田中睡着了,似乎在用睡觉来消化这道能量。

离萧瞪红了双眼,他看了几十遍都没有看见这小块剑之源,可为什么这小东西一出来就发现了它。

这块黑色木牌在主殿呆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木牌掺杂着剑之源。

离萧不死心翻来覆去的看着黑色木牌,看找没有找到另一块剑之源。

就在检查有没有剑之源的时候,离萧发现这块木牌的左下角,有一个小小的凹糟。

拿起东西轻轻往凹糟轻轻捅去,一道光亮从凹糟中闪现出来。

咔嚓咔嚓!

木牌瞬间变成了四把,一个金亮的小东西从木牌中掉落了下来。

离萧低下头紧盯着地面上金亮的小东西,缓缓拿了出来,发现这小东西是一个小小的钥匙。

仔细看着钥匙,离萧心中大为失望,还以为是好东西没想到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钥匙。

当离萧想要扔掉的时候,发现这小小的钥匙很是眼熟,很像他从北冲身上拿来得小木盒里的钥匙。

那木盒离萧也看了许多遍,在他脑海中很有影响,今天看了这把钥匙就想了起来。

这小木盒很小巧,离萧把它放到了身上。

离萧心中有些期待,虽然不知道这木盒是什么东西,但心中感觉这小木盒有些不简单,否则北冲也不可能把它放在了身上。

离萧缓缓把金亮的小钥匙插进了木盒中,果然如他所想一般,这把小钥匙就是开启小木盒的钥匙。

轻轻一扭,小木盒缓缓打开,离萧紧盯着小木盒中的东西。

德宏州人民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环湖医院怎么样
山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乌鲁木齐牛皮癣手术治疗
南通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