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育儿

无上圣天 第443节:十指紧扣

发布时间:2020-01-18 11:19:30

无上圣天 第443节:十指紧扣

“少爷您回来了……”第一个冲出来迎接秦孤月的,当然就是吉赛了,不过他装得不太像,因为嘴上说着:“少爷您回来了……”眼睛却哪里在看秦孤月,分明就是盯着秦孤月手里的油纸袋子直转悠,就差用眼神把这些袋子全给看穿了……

秦孤月如何能看不出吉赛这些小心思,左手放下一个纸袋给吉赛说道:“这是给朵芙莉的,糖糕,她怀孕了,要多吃一点有糖分的东西……”

面对吉赛那副简直就是在问秦孤月“还有吗?”的馋样,秦孤月又放下几个纸袋说道:“这是分给大家的,咸肉包子,还有油炸麻花……哦,还有这个……这东西好像叫……肉夹馍?”

秦孤月还没说完,吉赛已经一把就把秦孤月之前放下来的纸袋一把全抢过去了,就好像怕秦孤月变卦一样,然后没等秦孤月说完,就跑到后院,“蹬蹬”地窜上楼,边跑还边用云中国话喊道:“朵芙莉,朵芙莉,这里有好吃的……”

原本秦孤月还以为他是为自己拿的,此时看到这个年轻爸爸竟是为自己怀孕的妻子从秦孤月这里抢东西送上去,不禁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然而就在吉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大厅里等着的其他商行里的伙计清一色地开始用云中国话骂人了。

不过这些伙计也就是嬉笑着骂几句解解气而已,毕竟吉赛是他们的老大,朵芙莉又是很受尊敬的大姐大,吉赛为怀孕的朵芙莉多拿一点吃的去,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各位……这里还有不少我们今天留下来,没吃掉的菜,你们一起拿过去吧……”秦孤月这才想起来还有很多从得悦楼打包来的菜肴,由于之前在饭桌上,秦孤月和上官天琦相互斗嘴,几乎一桌菜都没有怎么动,此时一份一份装在油纸袋子里包得跟新的一样,如何能不让这些云中国来的好吃鬼馋虫大动……

再加上秦孤月是用云中国话说的,整个大厅里的十几个伙计一下子就疯狂了,几乎是扑到了秦孤月面前,简直让秦孤月怀疑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手里的这些菜肴,而是自己了,好在云中国人虽然很多男人喜欢对男人动手动脚的,这一点在吉赛的商队里还没有……所以……

秦孤月手里的菜肴被抢光了之后,这一伙云中国来的馋虫就跑到后院去享受他们的饕餮大餐去了,只留下错愕的苏溯站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孤月啊,他们刚才怎么跟疯了一样……”苏溯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不禁对着秦孤月问道。

“哈哈……他们啊,你是没去过云中国,那里吃的东西,也就只有牛排吃得下去了……”秦孤月还没有回答,旁边的上官天琦已经开口了:“到了天州之后,他们的爱好也就剩下两个了,一个是赚钱,还有一个就是找好吃的……估计他们再这样吃下去,回到云中国吃什么都要不习惯了。”

“好了,苏溯,我把这些东西帮你送到房间里去吧……”秦孤月一边说着一边把被一群来自云中国的馋虫加疯狗洗劫过后的布袋和纸袋提在了手里,好在这些疯狗还有点理智,没有疯狂到把女孩子用的胭脂,也当成吃的抢过去。

“嗯……”苏溯点了点头,正要跟着秦孤月穿过大厅到屋后去,突然秦孤月侧过身来,对着身后的上官天琦说道:“师父大人,请您不要再跟过来了啊……为了保护苏溯的安全,您的乖徒弟说不定就会对什么躲在走廊尽头偷窥的可疑人影把剑扔出去了……”

原本正想要踮起脚尖,跟着两人走过去的上官天琦一下子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身体顿住了,然后那刚刚迈出去的右脚一下子就缩了回来,撇了撇嘴吐槽道:“真是的……两个小孩子,为师有这么无聊吗?”

“是啊,师父大人怎么会这么无聊呢,所以如果有人躲在走廊里偷听,那肯定不会是师父本人了,我就可以大胆地请他吃一剑喽?”秦孤月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哦,师父啊,说起来,好像自从跟你去了云中国,徒弟都好久没有用剑了,真是怀念啊……您知道吗?以前我曾经一剑就把一个星魄阶的儒门圣徒给伤到了,真的只用了一剑哦……”

上官天琦的喉头动了一下,似乎是吞了一下口水,然后顽强地抬起头来,说了一声,“井底之蛙……”然后自动自觉地走上楼梯,到他二楼的小屋里去了。

待到上官天琦走上了楼梯,传来楼上小屋木门关上的声音,秦孤月旁边站着的苏溯不禁笑得花枝乱颤了起来:“咯咯……孤月,刚才我看出来了,你吓到师父了……你当真一剑伤到过一个儒门的圣徒?”

“嘿嘿,哪里是一剑啊……”秦孤月坏笑了一下说道:“我不过跟他对抗没有落败而已……”

“那也很不错了啊……”苏溯用一副感到骄傲的语气,大大方方地挽住秦孤月的手臂笑道:“你还是一个星阶都没有到的人,就可以和星魄阶的人打成平手了,换成我,怕都不太做得到呢……”

“呵呵,那还是以前……”秦孤月直起腰板来,笑了笑说道:“我这一次云中国之行,也得了不少奇遇,现在再遇到他,也许还真可以一剑伤到他也未必……”

“知道拉,知道拉,你最厉害了……”苏溯一边娇嗔,一边就这样挽着秦孤月的右侧手臂如同一只浅蓝色的蝴蝶一般跟着他转到了屋后,上了楼梯,走到二楼之后上了走廊。

不多时,两个人就走到了苏溯的房门之前。

“吱嘎”一声推开房门,秦孤月便走进房间里,一边把手里的大包小包都堆在了房间最中央的一张红木八角桌上,一边说道:“好了,苏溯,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还要跟师父赶路呢……”

正说着,秦孤月的手刚要去点桌上的油灯,陡然,一只掌心冰凉,宛如无骨的玉手,轻轻地挡在了他的手前。

十指紧扣……

广东省中医院珠海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海淀医院怎么样
成都最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温州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