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州信息港 > 旅游

儒道圣尊 第十章 请圣 下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6:03

儒道圣尊 第十章 请圣 下

秦生这时来到了圣庙,一眼碰到欧阳白的奸邪目光,心里荡起一阵悸动,但是没有说什么,径直走向圣庙大殿。

“道县小生秦生见过诸位大人!”

知道秦生到来,文院院长姜承启动了请圣的程序,燃起庙里香烛,跪拜在圣庙面前,口里诵念先圣孔子的圣文诗经,片刻之后,让秦生跪在了身后。

“圣元大陆江国大同府道县文院院长姜承,有请圣元大陆先圣!道县童生试有一童生秦生,文才出众,临询诸位圣者,可否封为双甲圣前童生!”

随着姜承厚重的语言,他所说的每一个字词穿过高山流水,穿过千山万里,传到了一座高山之巅。

这座高山之巅位于圣元大陆至圣属地,名为圣贤峰,此时此刻云烟雾绕,意境丛生,俨然一副绝美的世外桃源,在圣贤峰之上,山峰顶点,一株菩提树下,四个气质不凡的白衣男子围坐在一块石桌旁边,石桌上正下着一盘惊心动魄的围棋黑白大战。

“道县姜承,临听圣言!”

姜承再次虔诚的口里默默叨念。

在圣贤峰上的四个人有两个半圣,两个大儒。

“如果半圣没有动口,就是大儒应允也好!”

姜承心里充满了期待。

“姜承,你这不是先斩后奏吗?双甲童生在道县已经是人尽皆知,你怎么还要请我这等山野之人!”

“道县姜承的确有违先圣之言,但是此人诗词才气过人,还请诸位先圣发双甲之名!”

姜承说完,在圣贤峰上的四个人中的一个半圣开始触动嘴唇,顷刻之间大声说道:“准了,圣元大陆江国大同府道县秦生封为双甲童生!”

也就在声音传来的那刻,圣庙之中雕刻的圣像转眼间明亮之光出现,印亮了整座圣庙。

一道辉恒的圣光从圣像上出现,在圣庙空中盘旋了片刻,这时笼罩在跪在地上的秦生头顶。

所有围观的人看到这些,无不脸上惊叹,心里更是惊喜交加。

百年难以一遇的双甲童生终于在道县的这个小地方,出现了,这就是一个奇迹。

“道县秦生童生考员七号,受圣光题录灌顶!”

得知了获得先圣认可,姜承满心喜悦,因为他终于在道县里打破了那个没有可能的双甲童生的美誉。

秦生五体投地,口中大声应允道:“道县秦生,恭请圣裁!”

“圣光灌顶!”姜承庄严的一声诵念,瞬间圣庙里的圣光笼罩了秦生,从秦生的文汇穴直接穿入,那一刻秦生光彩照人,那一刻秦生就像一个发光体,全身散发出明亮的圣光光辉,一眼万丈。

圣光灌顶持续了半刻钟,圣庙里恢复如初。

姜承起身站起,也让秦生站了起来,对着秦生说道:“秦生,经过今天的双光灌顶,你当正式为我道县童生榜首,为我江国百年第一个双甲童生了!将来道县的文坛就靠你扬眉吐气叱诧风云了!”

经过圣光灌顶的秦生,只觉得全身气血通畅,而且思维比之前更加敏捷,听到姜承的美赞,谦虚的说道:“小生秦生当铭记姜大人教诲,当孜孜不倦刻苦学习!”

“姜大人!道县双甲童生得到半圣应允,实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本府回去之后,一定把榜首的诗作登上府报的头刊!秦生当属当下才子啊!”

听到姜承和叶龙不断的赞美秦生,刚刚对秦生极度不满的欧阳白心里却是暴怒无常,说白了,他为朱文鸣不平,面对众人对秦生的大力称赞,欧阳白心生一计要故意捉弄秦生。

欧阳白故作镇静,言语中露着佯装的称赞说道:“两位大人,秦生既然以是双甲榜首,文气才情一定不同凡响,不如让秦榜首今日作诗一首,为今日的道县喜庆推波助澜如何!”

欧阳白说罢,心里惊险的默默呢喃道:“秦生,我欧阳白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

姜承和叶龙不知道秦生和欧阳白的恩怨,所以他们对着欧阳白的提议默默赞许,这时姜承还说道:“不错,不错,自古以来虽然有才气过人之士,但是还没有谁在圣庙里作诗,秦生你就作诗一首吧!”

圣院文庙,乃是祭拜先圣先贤的地方,这里是文人的最高圣地,传说在圣院文庙作诗,如果诗出惊人,会惊动圣贤之灵,但是如果所作诗词平白无奇,不但不会惊动圣灵,相反还会折损了身上的文气。

欧阳白让秦生作诗,根本就是要整蛊秦生,让秦生出丑。

看到秦生半刻没有回答,欧阳白露出嘲笑的口吻说道:“怎么,我们道县的双甲榜首难道会怕折了自己的文气不成!还是,我和姜大人所说不能入你双甲童生的眼吗?”

同为文人,欧阳白知道就算谁诗词出众文思如泉涌,但是要在片刻之间出口成章,那也绝非容易之事,所以在欧阳白心里,只要姜承让秦生作诗,自己的计谋就成了,此时此刻,他已经坚决的认为秦生定要出丑在众人面前了。

秦生面对欧阳白的故意作弄,心里并没有半点害怕,他之所以冥思良久,目的是为了在自己脑海里的书山之中找到一首不仅绝妙的诗作,重要的是可以回击欧阳白。

叶龙和姜承充满希望的看着秦生,因为他们把秦生视为奇才。

欧阳白看着秦生,目光斜视露出轻蔑之意。

所有在场的文院官员们看着秦生,他们的目光或充满期待,或摇头认为不可能。

“秦生!难道你身为双甲榜首连首诗都做不出来吗?”欧阳白故意激怒。

“欧阳大人,要在片刻间出口成诗也不是易事,我们身为文坛先辈还是不要为难秦生了!”说话的也是文院里的一个官员,这时对着姜承说道:“姜大人,您以为如何呢?”

听到官员的诉说,姜承思虑片刻点头说道:“也是也是,我姜承太过强求了,出口成章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秦生不要为难了,我们文院为了庆祝双甲童生的诞生,在初九设了酒宴,宴请道县文人雅士共庆。”

欧阳白见他们有意为秦生解围,顿声说道:“秦生,既然大家都认为作诗是为难你,那就算了!原来双甲童生也有被为难的时候!”

秦生看到欧阳白不屑的目光,顿声振声说道:“既然欧阳大人如此看得起我秦生,我就献丑了!”

听到秦生要作诗,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停在了秦生的身上,没有丝毫移动。

474医院
廉江市妇幼保健院
常州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山东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癫痫病医院乌鲁木齐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